公公中奖3千多万不留给他儿子,却全部留给媳妇...最后两人还

2020-06-18 818人围观 ,发现69个评论

公公中奖3千多万不留给他儿子,却全部留给媳妇...最后两人还

 

故事发生在大陆~

那天下班刚进社区门口,就被收发室的周大妈一把拉了过去:肖老师,恭喜你!我楞了楞都没反应过来,她喜笑颜开地继续说:你还不知道吧?老陈,就是你公公,他中彩票了!七百多万(台币约3千8百万)呢!早上彩票站的人刚来过,哎哟,这老陈的运气可真是太好了。找了个这麽好的儿媳妇,到老了还发了这麽一笔横财!

回到家,客厅里全是来贺喜的邻居,公公正给大家倒茶端水果,嘴上说:这时代怎幺这样呢,那天我听说是福利彩票,买了会捐钱给孤儿院的,就去买了,哪知道会奖这麽多钱呀。哎呀,我老陈可真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

连公公自己都这麽说,这下我相信了。公公在乡下一个小村庄做了四十几年民办教师,可谓清贫一生,做人的座右铭是做实在人不打诓语,连国良在外与情人同居不回家的事情,邻居听到风声好奇问起,他亦不避忌,高声骂国良无耻,也在人前人后劝过我离婚改嫁。我是十分传统的女人,内心又是倔强要面子,觉得离婚是件丢脸的事情,心里也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国良在外面另有女人背叛我的气愤。

这种被背叛的伤感从最初的心痛难忍,渐渐成为气愤难平,凭他陈国良要抛弃我?我样貌工作人品哪里比那个女人差?凭什麽他竟然要和我离婚?我不肯和国良离婚,与其说是对他还有感情,不如说,是一种牺牲自己的报复,我不能得到幸福,凭什麽我要给他幸福?

这种不甘心一直折磨着我,不管是心灵上生理上还是经济上,这两年国良极少回家,回来也当我是透明人,更没有给过我一分钱,房贷,生活费,公公的医药费,都是我自己那点微薄的薪水支撑,很苦。

「小肖,你下班啦。糟糕,今天客人来得多,我都还没有做饭,你先坐下歇会,我马上做饭。」公公见了我,立即放下手上的东西往厨房走,我还没开口,邻居们就拉住了他:「老陈,做什麽饭呀,这七百多万的,就是你顿顿下馆子也用不完。你说是吧,肖老师?」

「话不是这麽说,小肖胃不好,外面的吃不习惯。大家也坐着,我做饭去,一会一起吃个便饭。」

公公执意进了厨房,我也进去帮忙,招呼大家,都是公公平时一起下棋聊天的叔叔阿姨,也并不真的留下吃饭,到了饭点儿,三三俩俩也就散了。我正收拾茶几,听到楼梯蹬蹬蹬急哄哄地有人跑了上来,国良人还没进门,声音就进来了:爸!爸!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你中了七百多万!天呀!天呀!」

国良气喘吁吁地直沖进门,看也没看我一眼,直接沖进了厨房里一把扯过正在洗碗的公公:「爸!是真的吗?你中了七百多万!告诉我,我没做梦吧?」

我看着兴奋的他,心里酸楚难忍。已经有整整半年不曾回来过的他,竟然在沖过客厅时视我若透明,这怎麽不让我痛心。

啪的一声,公公用还水淋淋的手,给了国良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把兴奋的国良和伤心的我,都打楞了。

「陈国良,你听着,你马上跟那个女人分开,回来和小肖好好过,我就认你这个儿子。否则,别再叫我爸。别说是七百万,我就是中了七千万,我也不给你一分!」

国良青白了一下脸,然后开始嬉皮笑脸了:「爸,你就骂吧,你就我这麽一个儿子,钱不给我,给谁?」说完看了我一眼:「难道给她麽?她跟你没血缘关系,再说了,我和她在一起不幸福,迟早得跟她离婚。爸,现在是新世纪,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和自由。」

公公气得浑身发抖,嘴唇颤抖着,指着国良说不出话来。偏偏国良并不打算罢休:爸,我跟这女人没感情了,我要和她离婚,离婚后她就不是你儿媳妇了。这钱你决不能给她。我需要这钱,我的公司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爸,你得帮你儿子。

眼见着公公的脸色已经渐变青紫,我想起他的血压,赶紧拿起水和药递给他,然后要拉开国良,但国良一把甩开我的手,甩门而去。国良从头到尾,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也不曾再看我一眼,彷彿我并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那一晚,我摸着自己的肚子,一点一点地绝望,一刻也未曾闭眼。两个月前,我去找国良劝他回家,我们在酒店里大吵,气愤难平的我跑到酒吧喝酒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一夜情。

就在今天,我从医生那里确认了我盼了六年的消息:我怀孕了。可是,这个孩子不是国良的。

我太需要一个孩子了。我不想离婚。我的父母早逝,与国良结婚后,这便是我的家,我没法想象离婚后的感觉,我要搬出这处我住了六年的房子,住进公司的宿舍,然后成为一个被抛弃的离婚女人。我不能想象那样的生活,太孤独。

现在我怎麽办呢?这孩子不是国良的,虽然这只有我自己知道,但国良连看我一眼都已经不愿意,孩子就算是他的,我又能怎麽样?

我该怎麽办?一口咬定孩子是国良的吗?或者是承认自己的错误?

那一晚,我,公公大概也睡得不安稳,半夜还听到他起来去阳台抽烟咳嗽的声音,去年,公公已经把烟戒了。

同住的这三年来,公公便把我当亲女儿看待,我不曾买过一次菜,不曾下过一次厨房,每次我要去做,他都拦着,说我上班累了,回家就得歇着。我不喜欢吃辣,无辣不欢的公公就不让辣沾锅。我和国良结婚六年,没有小孩,他心里想得很,却从不似其它老人那般明示暗示,别人说起,还要帮我们说是为了事业。事实上,这两年,国良与我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他也是知道的,还曾经去找过那个小三,要替我讨回公道。可国良铁了心似的,从那以后家也不回了,就是为着要逼我离婚。

第二天一早,国良提着早餐,回来了。先把要去上班的我拉进房里,说,他假装回头,但要和我签字离婚,等老头子把七百万给他之后,他分一百万给我,这房子也给我。

我看着一脸兴奋的他,已经无法形容心里的感觉,这就是我的丈夫吗?是我千挑万选才肯嫁的丈夫吗?是我宁愿打落牙齿和血吞都要等他回头的丈夫吗?

喂,怎麽样?你到底是说话呀,直着眼睛看我做什麽?国良看我一直没有反应,伸手推了我的肩膀一下,也许是太难过,我向后一晃,眼一黑,就晕倒了。

醒过来后,是在社区的医务室里了,国良站在门外抽烟,公公正笑瞇瞇地跟医生说着话,大意是孕妇饮食注意什麽的,国良一直没的说话。回到家里,国良拉着我进卧室很用力地关上了门:谁是你肚子里的孽种的经手人?

我有些心慌,可到底是撑住了:「上次我去找你,你喝了酒,死也不愿意回来,是在酒店开的房,是那一次。」

「五六年都生不出来,一次就行?你骗谁呀?都这样了你还不肯离婚,你到底想骗我到什麽时候?」

国良横眉竖眼,根本就没有相信我的意思,我又怕又气,全身发抖,一口气差点上不来:陈国良,你给我出去!

他甩门而去后,我再也无法抑止心头的悲痛与羞愤,放声痛哭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外面轻轻地敲了敲门:「小肖,饭好了,出来吃点。」

我抹了眼泪,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出去,饭是清蒸鱼,鸡蛋汤,炒青菜,简单清淡,都是我喜欢的口味,可我怎麽也咽不下。

公公也一改以往跟我说街道趣事的习惯,沈默着吃了半碗饭,才皱着眉头说:他既然执意要离婚,孩子就不要了吧,现在的人现实,将来你带着个孩子,不好再找人家。

也许是心里亦难受,或者也难以接受自己清白自爱却因一夜荒唐而怀了这个不明所以的孩子,我流着眼泪,沖他嚷嚷:就沖我叫您一声爸,您也不应该这样。您也像国良那样想吗?我怀的可是您的孙子,我肖琴清清白白做人,清清白白嫁到你们陈家,这六年来,我有多麽想要一个孩子您知道吗?国良在外面有了人我有多麽难过您知道吗?就算您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同吃一锅饭都三年了,我对您,从来尊尊敬敬,不曾敢怠慢半分。你怎麽能这样对我?

小肖,你冷静点。公公站了起来,近七十的老人了,站在饭桌前双手互绞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看着我,我却不愿意听他再说,我拍下筷子,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把手放在依旧扁平的肚子上,努力想感知我的孩子的存在。可是我感觉不到,我的脑子里,是当晚国良因为喝得大醉而扭曲的脸,他抱着我的时候,甚至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我一时气愤之下,跑到了一间酒吧喝得大醉,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一夜情。早上在陌生的床上醒过来,我以为我会有报复国良的快感,但事实上,包围我的更多是一种屈辱,一种难以言明的悲愤与疼痛。一度我很想忘记那一晚,我是怎样低声下气声泪俱下地求国良回来,他是怎样叫嚣与咒骂我生不出孩子却不肯与他离婚造成了他的痛苦。他是我盼来的孩子,却不是一个甜蜜的孩子,所以,我感觉不到他。但我留下他的心很坚定,不仅仅因为我想要一个孩子,还因为,公公那七百万。除了上帝,没有人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依公公的个性,他不会亏待他的孙子的。七百万,我就是只得到一半,也足够我和我的孩子生活无忧。既然我得不到爱情和家庭,那就让我得到孩子和金钱。

我没有想到,我昨晚的一番话,会使公公决定在第二天找一个律师,立一份正式的遗嘱,遗嘱只有两条内容,一条是把他买彩票得的七百六十万在交完该交的税后都留给我。另一条是他向法院作证,陈国良确实有第三者背叛了和我的婚姻,以便法院在判决离婚时,作为我能够得到现在住的房子的证据。

公公的这份遗嘱,不但让我惊诧万分,而且在社区里甚至是我们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里都掀起了风波。特别是国良,他回来当着大家的面闹了好几次,多过份的话都说了。当着邻居的面,质问他的父亲是否趁他不在家与我私通,质问我不肯离婚是不是想继续呆在他的家里勾引公公,邻居们一半窃笑一半鄙夷,一直议论纷纷。

在七百万的面前,我才发现,亲情与感情原来如此不堪一击,我甚至来不及反驳,流言已经充斥了我的周围。

那可是七百万呀,不留给自己唯一的儿子,要给没一起过几年也没生孙子的媳妇,这不是有问题是什麽?

莫不是麽,寡居的公公和丈夫不回家的媳妇,同一屋檐下的,你们谁见过公公对媳妇那麽好的?碗都不让她洗一次!

这样的话,我明里暗里听过无数次,相信公公也不可避免地被逼听见这样的不堪言语。

我无法反驳,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公公对我,确实不似其他的公公对媳妇的态度,他太宠爱我,倒更像宠爱自己的女儿或者情人。

这个想法,更令我羞愤难平。我父母去世得早,我是有些贪恋公公对我的关怀,让我每天回家都觉得不是那麽的冰冷,我是听到他中了七百万后确实也起了贪心,可是,我惶恐且厌恶自己被公公捲入了这样乱伦的桃色绯闻里。

下班后,我尽量在公司里待得很晚,不再回家吃饭,并且试图向学校申请宿舍。

公公半夜在社区花坛边上吃辣子喝烧酒时晕倒,是社区保安发现的,整个社区都知道国良不回家,所以保安直接打了电话给我。

从医院回来,公公从床头底下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小肖,看看,这是我的女儿。」那是一张中年的公公和一个花季少女的合照,那少女,眉目的几分与我相似。

原来,那是公公的亲生女儿笑笑,她去世后,公公婆婆才收养了国良。

公公看着我,目光不闪避,也不忌讳:小肖,我知道,外面的人说得难听。可我老陈心里有底。打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是我的女儿。我知道,你爸你妈走后,你一直想要个孩子,我劝你不要这孩子,我也心痛,这可是我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的孙子呀。可是女儿,国良是铁了心要离婚了,孩子生下来,就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你还年轻,离了婚带着个孩子,不容易。将来要是遇见好男人了,孩子还可以再生。中了这笔钱,我原本想把钱都捐出去,可是这房子的贷款不是没还清吗?我退休金又少,身体病却多,这两年,光靠你那点工资撑,你太苦了。再说了,孩子生下来,肯定也需要钱。至于国良,他有手有脚有工作,他就是贪心,什麽都想要。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虽是我儿子,可他这样的男人,配不上你呀。你要是愿意,你离了婚后,我就正式认你作我女儿,爸陪着你,直到你出嫁了,幸福了,爸再自己回老家去。

「爸。」我的眼泪刷就下来了。为自己的执拗,为自己的贪心,为自己的糊涂,也为着公公的这一片清明心。

我终于和国良签字离了婚,拿到那个绿本本的瞬间,我叹息一声,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或者,爸爸比我看得更清楚,我执意不离婚,是自己附加给自己的负累。

同一天,爸爸去领了那七百万,在酒楼里摆酒,宣布正式认我做他的女儿,还说,那七百万,除了还我们现在住的房子的贷款,将渐渐资助希望工程,用于慈善。但这却并不能令我们重归平静的生活,得知这个消息的国良,多次回家破口大骂,说我为了那七百万不择手段。周围的流言一直长盛不衰,我和爸爸都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三个月后,我不得不换了工作,和爸爸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城市生活。这个小城,没有人知道我们有七百万,也没有人知道,那七百万,所带给我们的亲情与人情的伤害。我执意生下孩子,做了单亲妈妈,孩子最先会叫的词,是外公。

请点击下面到专页按个讚吧,不会令你失望的!

  公公中奖3千多万不留给他儿子,却全部留给媳妇...最后两人还

FaceBook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