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只控谋杀罪‧朝野表态助朱家上诉

2020-06-15 710人围观 ,发现92个评论
为何只控谋杀罪‧朝野表态助朱家上诉(吉打‧亚罗士打26日讯)朱玉叶遭姦杀案被告获判无罪释放,对朱家和关心此案的民众而言犹如晴天霹雳,在外界质疑主控官为何只以谋杀罪名提控被告之余,朱家也公开要求各造向检察署施压,朝野政党亦促请警方重新调查,同时表态会协助朱家上诉,讨回公道。传检察署决定上诉朱玉叶的胞姐朱玉凤(35岁)週三上午在巴雅纳虎组屋的老家说,他们希望各造向检察署施压,务必让正义获得伸张,将真兇绳之以法。她披露,家人週二在亚罗士打高庭听闻检察署决定针对案件结果入稟吉隆坡上诉庭,以推翻高庭的判决,希望会有好消息。目前,朱家已将一切事务交由行动党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跟进,并听取对方的建议,有意委任律师在将来的审讯过程中出庭旁听。提到马青将为朱家提供法律援助一事,朱玉凤说,此事必须由父亲做主,但父亲已出门工作,无法回应,惟他们非常感谢对方的好意。蓝眼将要求总检署提上诉公正党将致函总检察署,要求总检察司儘快提出上诉。公正党峇甲亚兰州议员黄思敏披露,他们将在近期内收集公众签名后致函总检察署,希望总检察司儘快对此案判决提出上诉。“公正党对被告获判无罪释放感到不满,我们认为警方在死者身上发现被告的精液,因此被告难逃法律制裁。”公正党峇甲亚兰服务中心法律顾问林文明促请总检察司儘快提出上诉,以便上诉庭法官能发出庭令,指示警方扣留嫌犯,以免对方潜逃至国外,或扣留他人的护照,方便进一步调查。不解主控官没加控强姦罪吉州妇女与儿童权益醒觉协会筹委会主席柯淑华质疑,主控官当初为何只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查案,没再加控强姦罪名。她说,警方查案时发现死者的私处有两名男子的精液,足以证明死者曾遭人强姦,照理应该控告被告强姦。为朱家提供心理辅导朱玉叶被姦杀后,吉州妇女与儿童权益醒觉协会筹委会成员一直陪伴朱家成员,协助他们走出伤痛,如今朱家再次因法庭判决无法让朱玉叶沉冤得雪而失望痛心,筹委会成员将再次走入朱家开导他们。柯淑华指出,虽然朱家对提出上诉一事仍抱有一丝希望,但他们目前需要社会人士的关心与安抚,这是必须优先关注的事。她週三接受《》访问时说,筹委会成员会尽最大努力协助朱家提出上诉,同时为他们提供心理辅导,希望他们能勇敢地面对未来生活。“自从痛失朱玉叶后,朱家成员特别是朱妈妈、朱爸爸和朱玉叶的妹妹朱玉春都很悲恸,需要更多的关怀,筹委会秘书兼现任槟州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也一直陪伴他们。”她对此案的判决感到痛心和失望,并希望大家能给朱家强大力量,协助和支持他们提出上诉,一定要让朱玉叶沉冤得雪,同时将涉嫌者绳之以法。“我恳切呼吁政治人物关注此案,勿让案件就此画上句点。希望政治人物能通过他们的力量和管道,为朱家和死者讨回公道。”吉州妇女与儿童权益醒觉协会筹委会曾于,在双溪大年二条石暹樾骨灰塔举行“朱玉叶醒觉追悼会”,希望以实际行动提倡妇权,保障国内妇女的安全。朱母:夫没自杀倾向朱妈妈林金莲说,丈夫朱亚寿没有自杀倾向,週二在亚罗士打高庭2楼试图跃下,相信只是一时情绪激动所致。“他听完法官宣读判词后,步出法庭时还接受记者访问,不曾提起有轻生念头。”她称,目前丈夫的情绪已平复,週三也如常上班,他们希望丈夫照常上班,以免胡思乱想。询及朱亚寿是否曾向爱女承诺,若伸冤不得直,将以死明志,她肯定地说:“没有。”吉马青报警要求重查马青吉州领袖週三针对朱玉叶遭姦杀案报警,要求警方重新调查。以马青吉州团长伍顺富为首的一行人週三早在瓜拉姆拉警察总部报案,包括峨仑州议员梁荣光、马青吉州署理团长陈志雄、副团长许汉宏、傌莫署理团长巫子华及副团长卢新治等。伍顺富指出,吉州马青希望警方重新从各角度调查此案,因为警方在朱玉叶身上发现被告的清液,因此被告可能涉及此案。“马青将为朱家提供法律援助,若朱家需要聘请律师,我们将会发动筹款。”促民联勿嫁祸国阵马青吉州署理团长陈志雄指出,司法和执法单位是独立操作的,因此他希望民联鎗手勿再政治化朱玉叶遭姦杀案,企图嫁祸给国阵,抹黑国阵。“我们对法庭判决感到遗憾,因此号召党员报警,希望警方儘快调查,还死者家属一个公道。”王丽涓案证明主控官有审案能力过去7年一直陪伴朱家处理此案的王国慧週三接受《》访问时情绪依然激动,并告诉记者和民众,若要了解案件的来龙去脉,应该询问查案官和主控官。她对被告只在谋杀罪名下被控感到失望。她说,早前的王丽涓遭姦杀案是由查案官和主控官全权负责审案程序,被告也被判死刑,证明查案官和主控官有一定的审案能力,但朱玉叶案件的判决却令人感到意外。提控何罪是检察署权力朱玉叶遭姦杀案的查案官,瓜拉姆拉刑事调查组主任郑马龙副警监指出,警方只是向检察署提呈调查报告及证据,至于要以甚幺罪名提控嫌犯,是检察署的权力。控一罪名有利加速审案他週三下午针对外界质疑当初为何只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查案,没再加控强姦罪名一事作出上述回应。据了解,检方援引条例时,若受害者已死,通常会提控嫌犯最严重的罪名,如谋杀,因为只控一项罪名有利于加速审案过程。杨映波:可同时提控性侵谋杀大马律师公会前主席杨映波说,主控官可以同时以性侵和谋杀罪名提控被告,否定坊间指“只能二选一”的说法。此案被告沙里尔嘉法(32岁)是在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下被控,司法专员基于控方无法出示直接或间接证据证明被告致死死者,因此宣判被告谋杀罪名不成立,当庭获释。杨映波週三接受《》访问时说,依照司法程序,在朱玉叶案件中,主控官可以同时以性侵和谋杀两项罪名提控被告。他对主控官只以谋杀罪名提控被告感到不解,但认为箇中原因应询问主控官。【大事件:朱玉叶姦杀案判无罪】‧报导:杨丽仙、董志明、徐泰杰‧2013.06.26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