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前夕谈中国的野望

2020-06-14 508人围观 ,发现54个评论

人总是这模样,一触及某些敏感神经,立即一跃而起,或暴怒、疾哭,或喜极忘我,但人类必须自行调适,若N十后依旧如故,那就得担心是否有创伤症候群了。

七七前夕谈中国的野望

前年二战结束七十周年,欧美各国的态度是哀矜勿喜、忘掉前仇、共携未来;反观彼时的东亚,「崛起的大国」不但张挂「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的旗号,还耀武扬威大搞阅兵仪式,而连战、郁慕明、高金素梅等亲共人士都匍匐在习武帝跟前。文明/野蛮的对比何其鲜明!而今,习武帝气焰更盛,年初将八年抗战之说延长为十四年,屌打国民党史观,然后,「七七抗战80周年」儘管是国民党的专利,但这是白头宫女话宝可梦遗事,不会激起什幺火花水漂儿,不过北京肯定还是会想掌控话语权,泛蓝群盲也会引颈企盼。

回首探问1930年代究竟发生什幺事,以致中日必须兵戎相见,这看似历史考掘,但细究之后就会发现,它和今日的东亚局势竟有几分神似,让人不寒而慄!不追什幺阴谋论,一切从1929的经济大恐慌开始。它由美利坚延烧到全世界后,因应之道迅速分为二途,一是仿傚苏联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二是採纳义大利、德意志的法西斯路线。历经大正民主风华的大日本帝国选择了后者!

祇因彼时日本国内贫富差距急遽扩大,农村破落情况极严重,但各政党对于农民的苦痛无动于衷,这导致以农村子弟为主体的陆军青年将校(「皇道派」)大为不满,他们厌弃政党政治、官商勾结,因而30年代发动了几次政治暗杀行动,如1932年「五一五事件」,总理大臣犬养毅遭刺杀;1935年爆发「相泽事件」,陆军中佐相泽三郎刺杀「统制派」重要成员永田铁山;更惊人的是1936年大雪纷飞中震撼全日本的「二二六事件」,数名重量级阁臣遭枪杀,也导致海陆军的严重对立。儘管「皇道派」最终败北,但「统制派」的军事独裁风更甚前者,1937年的华北事变(即七七事变)由此肇生。

再从外部条件来看,日本各界大多认定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偏偏北方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红影让日军有如芒刺在背,所以除了必须全面拿下满洲全境,还得在华北扩大它的缓冲区,所以1931年有「九一八事变」,1935年大搞「华北五省自治运动」(包括河北、察哈尔、绥远、山东、山西五省,亦称「华北特殊化」),乃至「七七事变」后企图侵占整个华北地区。防赤是主因,但日军并不认为他们是与中国作战,而是以事变称之。

这固然是遁词,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日本根本不把中国视为具有近代国家意义的统一体,东北满洲是张氏父子割据地,华北是冯玉祥的西北军、山西是阎锡山禁脔、广东是陈济棠天下、广西是李白黄的桂系,所谓南京中央政府代表的祇是江浙财团的利益。日军认为他们是与各别军阀的势力斡旋,是各个击破的战术运用。但日军的步步侵逼,已然激发全体中国人民的愤怒,这种由下而上汇聚的民族向心力,日军误以为係共产党鼓动所为,转而要求蒋氏政权强力镇压,等到1936年「西安事变」后,安内攘外的条件不见了,而日军完全看不清趋势,终于将华北事件导致为与全中国为敌的恶局。

没错,直到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爆发后次日(1941年12月9日),中国才正式对日宣战,所以就国际法的定义,中日战争是四年而非八年或十四年,但若以凝聚全民族向心力来说,七七事变确实是道分水岭。日本良心学者针砭日本军阀的作为,将狭义的太平洋战争扩大为「十五年战争」,这也是正确见解。唯独中国共产党立于本位的十四年战争说,无论史实、史识都难以服众。

七七事变后,中日双方都认为仍有转寰余地,因而透过德国大使陶德曼(OskarPaulTrautmann)进行调停,但在南京城陷后,日军态度更趋强硬,新上台的近卫文麿内阁不但一味迎合军方,推动德义日「三国同盟条约」,并发表「帝国政府尔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之中国新政权之建立与发展,并将与此新政权调整两国邦交」(第一次近卫声明),其后再发表两次声明,怂恿汪精卫别立南京维新政府,自此和谈之路断绝。即使蒋介石明知打不过日本,也硬撑了四年,直到对日宣战后才脱离孤军奋战的窘迫格局。

重点不在中国有无实力对抗日本,更不必计较究是国民政府或共产党是抗日主力,而是近代国家意识的全面激化,不管任何派系、国共双方都必须纳入这洪流,也就是说,气焰嚣张的日军塑造了中华民族的整体造形,其内蕴的富国强兵意念、强烈排外的心理在国共内战后为中共所承继,蔚为东方版的利维坦。再到21世纪以「和平崛起」之名,妄图复兴天朝威仪,实质搞的却是德意志帝国威廉二世期间的全面扩军行动(尤其是海上扩军),以致如今的中国更似昔日的德日帝国主义者。历史弔诡莫如是!

再看看,前不久中国外交部悍然指称《中英联合声明》祇不过是「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这和近卫文麿的声明何其神似!俱是作茧自缚、自我孤立的愚妄言论。须知,中国儒家向来把王道/霸道明显区隔,但孔夫子自知王道是虚,他反而推崇齐桓公─管仲治下的霸道,那是以武力为基础,但信守承诺的国际新秩序準则。

反观今日天朝但知痛骂今之国际秩序是欧美霸权强加于人的桎梏,殊不知欧美仍具有某种程度的春秋霸主风範,而天朝力主的新秩序根本是战国乱世,以秦力併吞六国的新野望。如今世人已知晓天朝的狼子狼心,天朝鼓吹的一带一路新路径如何可能?先和伊斯兰复兴运动碰撞再说吧!

总的来说,是日军的横冲直撞激荡出中华民族主义的利维坦;但在封闭、专制体制下,六十多年来这利维坦已硕壮为天朝的哥吉拉,于是天朝转为东亚和平最大的威胁源头,这才是七七事变八十周年之际最该检讨的。但天朝已然没自觉,而匆促作戏的国民党残基体完全不敢质问。至于扯出什幺「没有对日抗战,就没有台湾光复,就没有……」,那较之八点档乡土剧的内容还噁烂、瞎掰,不谈也罢。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