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

2020-06-12 601人围观 ,发现19个评论
【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好野人在乌布】跷课去德国之今晚住马槽

这趟跷课30天旅程,我和好野爸决定井水不犯河水地分工合作,我负责台湾的吃喝玩乐;他负责德国的衣食住行。当在Playmobil Land花光私房钱买了一大袋玩具,还意犹未尽的好野哥问我:“我们明天要去哪儿?明天早上还可以再来吗?”时,我答:“我不知道明天会去哪儿,而且接下来在德国的每一天会去哪里、住哪里、吃什幺、做什幺,我都不知道!”然后从眼角看着若有所思的他想:“孩子啊,你的‘玩具收集上瘾症’啥时候才要结束啊?”

隔天早上,我们搭巴士、转地铁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行李拖在喀啰卡咯作响的碎石板路上,好野哥问他爸:“我们去哪里?要干啥?”好野爸说:“今天我们会住在纽伦堡一个由古城堡的马槽改建的青年旅馆,这地方是希特勒心中的模範德国小镇,当然得去看一看。”好野哥没问谁是希特勒,因为眼前有个穿白衣皮裤、手弹长得像吉他乐器的老爷爷在以他听不懂的语言唱着歌,三帅一窝蜂地围在爷爷面前,不论是谁都能谈开的安杰罗率先与这位吟游诗人打屁:“您唱的是什幺歌?你会唱一闪一闪亮晶晶吗……”好野弟对聊天、听歌兴趣缺缺,只见他耍尽手段地不断从父母的荷包里挖出银角往老爷爷脚边的帽子丢,我知道:对他来说“钱的声音最好听”。

我们腿儿虽短,脚程可不慢!

青年旅馆的入住时间是下午三点,我们向柜檯报到后,先把行李寄放在储藏室,服务人员说:“如果你们现在出发,应该赶得上欣赏中午12点的机械钟表演。”我们腿儿虽短,脚程可不慢,离机械钟表演时间还有十分钟,好野爸说:“只要转动机械钟外栅栏上的铁环三圈,愿望就能实现。”真的假的?得试了才知道。六人轮番许下愿望后,好野弟忽然说:“我可以再许一次吗?我忘了说希望所有的人都不会死掉!”许吧!许吧!这种不要钱的活动,你要许几次都可以啊!

欣赏了机械钟表演、参观了Church of Our Lady教堂、逛了市场、吃了有名的德国香肠、喝了当地产的德国啤酒,接下来要干啥?神队友好野爸建议:“我自个儿到处走走看看,这附近有一个适合小朋友的五感博物馆,你们可以去玩玩。”好野爸提议的五感博物馆场地非常小,针对视觉、嗅觉、味觉、听觉与触觉各设计了一至两种简单的活动,例如针对触觉的活动是:博物馆準备了三片表面分别为粗糙、略粗、细滑的小板子,然后让观察者先两手同时摩擦粗糙与细滑的板子,再同时双手于略粗的板子上来回摩擦,以观察分辨并作出结论(先摩擦表面粗糙的手再摩擦表面略粗的板子时会觉得板子细滑;先摩擦表面细滑的手再摩擦表面略粗的板子时会觉得板子粗糙)。馆内所设计的每一项活动都非常简单易懂,三帅以“光速”把每一项活动玩过一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卡萝大姐说的:“其实呢,这些活动都曾经在网上流传,理智上我们早就知道答案与结果,然后因为活动非常基本(完全没有电子设备的声色效果加持),所以这三个帅哥一下子就玩完了……可是你看看(卡萝大姐手指不远处),跟我们同时进来的这两个(年纪大约三十出头)的(有可能是当地居民的)白人妇女,在进行每一项活动时的仔细认真,不但一次又一次地试了又试,还拿着讲义研读对比、互相讨论……”

我是在这朴实无华的五感博物馆内见识到了所谓的德国精神吗?——以如履薄冰的态度认真看待状似无关紧要的普通。这,跟我所熟悉的求快、求广、求多、求眩、求超前的心态,天差地别。

不容错过